長江商報消息 ■據第一財經日報
  “我想把這1000萬人民幣弄去境外,怎麼辦?”“富跑跑”一族G先生找了一大圈朋友秘密打探,最後得出了四條“路子”,可是他顯然疑慮深重,對這四種辦法都不滿意。
  G先生不是個案:洗錢出境,這一樁非法的事情,卻是很多“富跑跑”們的當務之需。也正因為非法性質的存在,G先生面臨的選項,要麼高成本,要麼高風險,要麼極其麻煩。否則,在缺乏合規的資金用途前提下,外管局規定,個人年度購匯額度只有5萬美元。
  必須提醒,“野路子”必然通往巨大的操作風險和道德風險。
  “地下錢莊”的“搬錢”法
  G先生聽到的最慣常的辦法是找“地下錢莊”。他們通常躲在諸如“XX商行”“投資公司”甚至“移民服務機構”這樣的名頭之下。一家浙江的類似機構,竟然在名片上自稱“民間私人銀行”。這些公司往往沒有對外廣告,都靠人際口口相傳和介紹。只是,這背後的風險和“換匯費用”,還要金主自行承擔。
  G先生找到的“地下錢莊”要收他0.6%的手續費用。這個費用是高了還是低了?由於“地下錢莊”本身是非法行業,各自操作方式也不同,誰也不會把資金通道和盈利模式向外人透露,就很難測算出行業均價。詢問發現,“地下錢莊”從免手續費(猜測可能是循環占用資金去放高利貸了)到收取1—2個點的都有人在。所不同的是背後的利潤模式、資金到賬時間、兌換貨幣和境外去處。
  面對這一選項,G先生考慮再三還是不敢操作。他說並非因為心疼幾萬塊錢的手續費用,而是猶如把錢扔進了一個“黑洞”。他一怕錢被“黑”掉,自己的資金一旦被騙到對方賬上以後,對方違約不在境外付現了,而這種非法交易致使G先生毫無法律保障,訴諸法律無門。其次,G先生還擔心在交易的過程中“地下錢莊”本身落網被查處。各位看官千萬別以為這種概率微乎其微,在一些法律求助類網站,就有類似的求助案例。
  “換匯中介”的“搬錢”法
  除了“地下錢莊”,也有一些移民公司為G先生介紹另外一種“換匯中介”,這種機構一般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才能完成換匯,且收取費用比“地下錢莊”低廉。
  這又是怎麼回事?“懂行的”告訴記者,有一種換匯中介採用的是“笨”辦法,即化整為零:中介機構會依據金額大小找幾十甚至上百個個人賬戶進行劃轉,利用掉每張身份證的5萬美元換匯額度。這種辦法,很可能耽擱上好幾天、甚至幾周。
  雖然不能肯定對方的模式,但G先生說:“好幾家註冊在澳洲的換匯公司就可以接把國內的錢換到澳洲賬上‘趴’著,不過轉個幾百萬都需要一、兩周時間。”G先生告訴記者,據他“調研”,在澳洲註冊一家換匯公司本身在當地是合法的,但業務實質違反了中國的資本管制。但在中國,這樣的機構業務是要通過央行等監管機構准許的,所以根本不存在合法的民營換匯機構。所有私人機構對類似業務的經營,都是“地下”的。
  對G先生來說,這種辦法由於拉長了資金到賬的時間,在他看來更加不安全。“我寧願自己去求幾十個親戚朋友幫我把錢帶出去的。”G先生半開玩笑。
  去趟澳門都搞定?
  G先生的第三個辦法是去朋友介紹的貿易公司,而這也是讓他最心動的一個選項。據G先生的朋友介紹,這家貿易公司“是真的在做進出口貿易的,同時也做點倒錢業務”,相當於“幫忙在貿易裡帶了一筆資金”。但是有兩個缺點,第一,資金不是一步到位,只能幫忙轉到香港;第二,資金要先打給貿易公司。
  G先生猜測,貿易公司在境外購置商品,本有資金申請,也許是對某單貿易進行的價格變造,也許是為他的1000萬進行一筆“虛假貿易”,也許是通過貿易公司自己境內外主體騰挪。
  由於資金不肯脫手,G先生的朋友給了他一個“偏方”:去趟澳門都搞定。據G先生自己口述,辦法一是把錢打到銀行卡(借記卡)里參加賭場VIP客戶的換籌,然後再通過掮客幫助安排籌碼從“死籌”變成“活籌”換回資金,但不原路返回銀行卡中;辦法二是在賭場配套的店鋪和當鋪刷卡購買名牌手錶或首飾後當場典當套現;辦法三是找找看是否還有過去那種去澳門的汽艇偷渡(據說一次8000元人民幣,但被抓到會很慘),自己把現金帶到境外。
  當然,以上三種方法,鑒於G先生和記者都未及親身去澳門摸底,所以無法證實或證偽。只是近期澳門金管局出了一系列截殺賭場洗錢的監管措施,似乎隱約透露了G先生所述的前兩條在監管趨嚴前行得通。  (原標題:扒一扒“富跑跑”們的洗錢密道)
創作者介紹

放 逐

sa70sacku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